阿贾克斯对热刺 www.utsvcz.com.cn

Instagram 如今的注冊用戶已經超過 10 億,它創立了一種非常獨特的風格:明亮的墻壁,巧妙擺放的拿鐵咖啡和牛油果吐司,以及一切帶有千禧粉色調的事物,所有這些都是呈現出一種精心設計感,通過濾鏡和色彩校正之后,看起來極具視覺美感。拿捏準這種風格趨勢的照片在 Instagram 上大受歡迎,以至于這種擺拍方式成為了平臺本身的代名詞──所謂的「Ins風」,隨后這種風格隨著社交媒體滲透到了更廣闊的世界。即使你不使用Instagram,毫無疑問你也會遇到 Ins風的洗禮,這種彈出式的體驗,很容易讓人想起冰激凌博物館(Museum of Ice Cream),或者為了打卡而設計得色彩鮮艷的網紅餐廳的衛生間。

那些有影響力的大V 通常更能利用這種視覺流行趨勢。有人甚至開始在通過售賣濾鏡貼紙賺取數千美元的收益,這些預置的模板、濾鏡和貼紙可以適用于任何人的照片。但每一種潮流都有自己的保質期,在 Instagram 上緊跟著粉色墻壁和柔和的馬卡龍色火起來的是,牛油果吐司和沙灘照?!剛廡┱掌脹?。你可以把任何女孩的照片 ps 到那個背景中,結果都是一樣的」15歲的 Claire(由于年齡的關系她要求匿名)說道:「量產的話,就毫無新意了?!?/p>

諸如 Emma Chamberlain、爵士歌手安妮 Jazzy Anne 以及 Joanna Ceddia 這些千禧一代的流量明星拿著單反相機到海灘拍照,輔以嫻熟的后期技術,就可以獲得完美的照片。而比他們年輕的一代普通用戶大多直接用手機發布照片。影響力營銷機構 Estate Five 的聯合創始人 Lynsey Eaton 說:「以前有影響力的人會說,‘哦,這又不是廣告硬照’,或者只發布一些特定角度或大家都在拍的東西。而對于年輕一代,這些規則根本不適用?!?/p>

事實上,許多青少年正在想盡辦法讓他們的照片看起來「失真」,或者說更加 Low-Fi,低保真。Huji Cam 這款應用可以讓你的照片看起來就像是用老式的一次性相機拍的,它的下載量已經超過了 1600 萬次。20 歲的大學生 Sonia Uppal 說:「現在很流行在相片中添加噪點。人們試圖表現得坦誠。人們上傳了很多自拍照和他們閑逛的照片?!?/p>

以 22 歲的 Reese Blutstein 為例,她是一位頗具影響力的 po主。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,她發布的一系列無濾鏡的 Low-Fi 古怪著裝照片,吸引了逾 23.8 萬名粉絲。(最近一張和她的狗狗對著鏡子照的照片獲得了超過 5000 個贊。)像她這一代的許多人一樣,她不強調連續兩次發布幾乎完全相同的照片,這是上一代大V做夢也想不到的局面?!肝也慌路⒉脊嘈畔?。我不認為,哦,這會讓我的展示頁看起來凌亂?!顧?,「我沒有想太多。如果我喜歡一張照片,我就把它貼出來?!?/p>

對于 Blutstein 這群人來說,任何做作的東西都是不受歡迎的──就像上一代人不喜歡無修圖或怪里怪氣的照片一樣。她說:「對于我們這一代,人們更愿意做自己,而不是偽造身份。我們試圖展示一個真實的人在做一些很酷的事情,而不是試圖創造一個不真實的角色?!?/p>

咨詢公司 Sparks & Honey 的文化策略師 Matt Klein 也表示,他看到 2017 年末主導該平臺的彩虹色濾鏡正在逐漸被淘汰。他說:「我們都知道屬于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。我們經歷了精修圖時代,并深知它所傳遞的壓力和焦慮。我們可以洞悉它。文化是一個左右搖晃的鐘擺。這并不是說每個人都不再上傳精修圖,但流行趨勢確實在轉移?!?/p>

在過去的一年里,「Instagram vs . reality」的照片越來越受歡迎,因為大V們要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平易近人。本月早些時候,在選美節 Beautycon 上,Instagram 上的明星們談到要遠離鎂光燈,在陽光下秀出自己的臉。隨著大家越來越多地意識到推廣帖的影響力之大,美妝博主們正在試圖遠離品牌化的照片,而選擇 po 出自己的素顏照。越來越多的賬戶致力于呼吁名人和有影響力的人揭開自己的面具。大V們也一直在積極地談論自己的職業倦怠、心理健康以及保持完美所帶來的壓力。

「每個人都在努力變得更真實」社交媒體營銷公司 Later 的內容營銷人員 Lexie Carbone 說,「人們寫的標題越來越長。他們在分享他們賺了多少錢……我想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,你不想看到一個女孩站在一堵你見過幾千次的墻前。我們需要一些新的東西?!?/p>

流量管理平臺 Fohr 的首席執行官 James Nord 表示,他每天都能在客戶數量上看到這種轉變。他說:「以前對人們有用的東西,現在不管用了。有大V首次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:我如何隨著品味的改變而繼續成長?」一年前,一個大V如果在網上發布一張美甲配咖啡杯的照片,她會收獲很多點贊,但現在人們會選擇取消關注。根據 Fohr 的數據,在有超過 10 萬粉絲的大V中,有 60% 的人實際上每月都在失去粉絲?!剛饈竅嗟本說摹顧?,「如果 2019 年你仍然是 Instagram 上有影響力的人,這是很難得的?!?/p>

新浪微博上@銀教授 的段子:

火烈鳥去鴕鳥家里玩,鴕鳥說:“喲??!什么風把你吹來啦?”
火烈鳥:“ins風” ?

平臺本身可能對這種趨勢的演變負有部分責任。Instagram 最初只是一個給照片增加濾鏡的純視覺軟件,現在已經演變成一個社交網絡工具。照片與故事、IGTV、gif 和視頻剪輯一起爭奪人們的注意力。對于許多用戶來說,照片本身只是在標題或評論中發泄情緒的一種方式。

DDB 廣告公司的數字策略師 Taylor Cohen 表示,Instagram 審美飽和點出現在 2018 年年中某個時候。想想 2017 年在洛杉磯大張旗鼓開放的 Instagram 博物館「the Happy Place」,它自稱是「美國最受 Instagram 用戶歡迎的彈出窗」。當它開業時,人們興奮地支付了近 30 美元的入場費(VIP通行證199美元)。但當它本月抵達波士頓時,一下子跌下神壇無人問津?!肝也換崛ァ?5歲的 Claire說,「我寧愿在圖書館前或別的什么地方拍照?!?/p>

Ins 博物館和 Ins 墻是為了讓普通人拍出高質量的照片而建造的,它們的效果確實非常好。而當此類照片在 Ins 中隨處可見時,它便不再像過去那樣能夠引起共鳴?!改閎妹扛鋈碩忌洗廡┢脹ǖ惱掌?,所以彩虹食物的照片脫穎而出」Klein說,「正是因為大家都接受了這種美學,所以它已經過時了。我們生活在影響力超負荷的時代?!?/p>

此外,所有的完美都是一種折磨?!肝一撕眉父鱸碌氖奔溲罷乙恢痔囟ㄑ丈那健筍arah Peretz說,「在我的生活中,我無時無刻都在想的就是墻,墻,墻。我想,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?這是另一堵墻?!乖謁卸閑菁僦晃巳ヒ患葉某⊥昝賴某壬獎誶罷照畔嘀?,她覺得自己受夠了。她開始改變 Instagram 的傳統審美,開始嘗試無人機攝影和更有創意的方式。她說,對她的觀眾來說,墻上的照片已經變得很無聊了,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有趣的 Instagram 故事,而不是平面照片。

去年,公關咨詢公司 Ruby Media Group 的董事長 Kristen Ruby 下了血本,在 Instagram 博物館前隨人群一起排起長隊,但現在她覺得這非常不值得。如今和許多用戶一樣,她不再過多考慮自己在 Instagram 故事上的動態和帖子。她說:「你不需要考慮彩色的墻壁、濾鏡,或者背景中的人,就能拍出完美的糖果烏托邦照片?!?/p>

隨著 Instagram 理想形象的轉變,各大品牌一如既往地急切地想要抓住下一波潮流。Nord 表示:「對于那些前衛品牌來說,他們不能再走過去的老路了,那種審美已經過時了?!箍貧髦賦?,Glossier 就是一個以更現代的方式使用 Instagram 的品牌案例。這家美容品牌分享了一系列表情包、自然的特寫鏡頭,最近還分享了一段關于樹懶的可愛視頻。

最后,Eaton 總結道:「人們只是在尋找與他們相關的東西。粉色的墻和牛油果吐司不再能讓人們駐足了?!?/p>

原作者:TAYLOR LORENZ

點贊
收藏 8
繼續閱讀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 已發布 11

還可以輸入 800 個字
 
 
載入中....
11 收藏